首页 >> 法治评论
主 题: 社会抚养费真是无人解答的谜?
日 期: 2013-12-10 19:11:40
作 者:
来 源: 新闻晨报
内 容:
  顾骏

    今年7月至今,已有24个省份依公民申请,陆续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共计200.98亿元。尚未全部公开,征缴总额已达200亿元,令人印象深刻。但真正的问题不在钱款,因为对超生夫妇征收社会抚养费有法可依,人们更加关注的是:具体按照什么标准确定超生一个缴多少?如此巨款最后又用到了哪里?

    超生主要发生在农村地区,而且因为贫困家庭抚养成本相对较低,所以比较容易超生,从经济上着手治理,也是特定时期的非常做法。当然,近年来富人、名人超生现象虽然社会影响较大,但纯从数量上说,毕竟有限,因为实际承受罚款的主要是经济状况不佳的家庭,所以在标准设定和执行上,始终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不重罚,起不到惩戒作用;罚太重了,可能连罚款都收不上来,何况孩子无辜,不能罚得孩子吃不上饭。所以,国家在规定对不符合计生政策生育孩子的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时候,采用了跟个人收入挂钩,同时留下调整余地的策略。一般是征收超生个人去年收入的2到5倍,每多生一个增加3倍,如果个人收入过低或者难以统计,那就以当地去年人均收入为标准,按照同样的倍数征缴。

    国家的规定本来已经留下了余地,到了地方上,政府又根据本地经济状况进行调整,有些就直接规定按照人均收入的标准执行,加上本来就有 “2到5倍”的自由裁量空间,最后具体到一对夫妇身上,到底征缴多少,往往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所以,社会抚养费没定数,不但是普遍现象,还是结构性现象,因为规定和执行中的余地较大,要向公众原原本本地讲清楚,很难做到。如果再算上有些家庭人户分离,有些采取“死扛”策略,计生部门收不到罚款的情形也不会少。

    征缴中已是一笔糊涂账,收上来之后用去了哪里,更是云里雾里。社会抚养费不像常规的税费,有专门机构和人员按照时间进度和科目“例行公事”,不完成不行。超生属于基层政府考核中“一票否决”的项目,在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年份,不会为了罚款而纵容超生,所以虽有罚款收入的诱惑,但考核指标在那里,没法胡来。如此,社会抚养费就成了“有了上顿没下顿”,不可能列入专项安排,虽然国家明确要求收缴国库,但在不少地方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

    在我国的政府运作中,自上而下的行政体系要求上级决策,下级执行,为了保证下级执行不走样,上级政府除了考核、督查、评比等规范手段之外,往往还采用“利益分享”策略,也就是将执法所收缴的罚金,部分返给行政执法机构。尽管国家已经明确“收支两条线”,但至今还有一些地方的行政执法部门仍然热衷于乱罚款,背后就有“利益分享”机制在起作用。

    在计生部门重点管理的农村地区,超生现象不少,但一则地区广阔,二则人口流动范围大,三则乡里乡亲有时还抹不下脸,罚款征缴过程可谓困难重重。如此情状之下,要让各级计生部门特别是村干部 “积极努力”,除了考核之外,就不能不用点利益激励的办法。诚如一些地方说的,“罚款交给县级计生部门支配”也是普遍现象,所谓“上缴国库”只是文件里的说法,国家既没有收进,更说不上用来为非超生的孩子办理什么事情。想想应该在2000年就达到的 “财政性支出的教育经费占GDP总量4%”的国家级指标,直到前年才刚刚达成,就不难明白,社会抚养费还只是规范国民生育行为的手段,尚没有其他更多涵义。

    所以,现在各地政府开始公布相关数据,怎么说也算是一个进步,该公开的就得公开。但随着“单独二胎”的放开,至少在社会抚养费这方面,今后可以公开的内容只会越来越少。曾经的“天下第一难事”本身或将逐渐成为历史,按什么标准征缴、征来的罚款用去了哪里,也不应该变成一个最终无人解答的谜。

    (作者为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浏览 次】
编 辑: lawbase
【字体型号大小: 】【颜色: 绿 】【打印】【关闭

Copyright ©1999 - 2006 lawbas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美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