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评论
主 题: 人们为什么关注王书金案
日 期: 2013-9-28 12:01:24
作 者:
来 源: 北京青年报
内 容: 王书金案已经落幕,但鉴于舆论仍对聂案存疑,则无论是提起法律再审程序,还是以公开回应媒体的方式,河北高院都应该以恰当的途径就聂案对公众作出说明,以化解公众的质疑。否则,如果聂案最终只能作为悬案沉入记忆,则随时都可能被唤醒,再次给司法公信带来伤害。

  众所瞩目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终于以王书金被判死刑而终审落幕。但是,围绕这一案件的各种质疑、争议仍将存在,与这一案件密切关联的聂树斌案,也注定不会就此淡出舆论的视野。

  从王书金于2005年被捕至今,历经8年而迟迟不能落案,其根本原因不在于王书金案多么复杂,而在于王书金对一桩强奸杀人案的供述,使另一桩已经结案且执行死刑多年的聂树斌案,出现了“一案两凶”的吊诡局面。由此也引出了聂案可能是一桩错案的质疑——如果王书金如他所供述的那样是聂案的真凶,则聂树斌一定是被错杀;反之,如果王书金并非聂案的真凶,则舆论对聂案的质疑,就失去最重要的依据。

  如今,王案已经在法律上走完了所有程序,王书金并非聂案真凶的结论,也在终审判决文书中被确认。由此,曾经因“一案两凶”而引发舆论广泛质疑的聂案,可能因为失去最有力的支撑而不再具备重审的可能。

  但即使王案已经在司法程序上结案,即使聂案很难再次进入司法程序重审,公众对聂案的质疑和追究,却不会就此结束。日前已经有律师提出,即使王书金被认定不是聂案的真凶,对聂案中的诸多证据疑点也应该继续追究,否则便无法说服公众相信聂案确实不是一桩错案。

  公众对聂案“穷追不舍”,并非对司法机关的刻意质疑,而是出于对司法公正的渴求,对可能出现的错案的恐惧和质疑。而除了尚未确认的聂树斌案之外,已经被确认为冤案的佘祥林案、赵作海案,都证明公众的这种担心绝非多余。

  现代社会,法律是维护社会正义的最后堤坝,也是维护社会秩序和公共安全的重要手段。而很长时间以来,在我国的法律观念和司法实践中,司法往往被视为治安手段的工具性延伸。快抓、快审、快判的办案指导,和所谓“命案必破”的硬性要求,都是试图在司法为治安服务的思路下,以雷霆手段给犯罪分子以足够震慑,给守法百姓以充分的安全感。

  但是,如果不能杜绝佘祥林、赵作海式的冤案,或聂树斌式的存疑案件不能在充分释疑的基础上,让公众解除疑惑,则守法公民对自身遭遇错抓、错杀的担心就很难消除,试图给予公民安全感的法律,反而因其不确定性而给公民带来恐惧。

  近期,最高法负责人关于“宁可错放,不可错抓”的讲话,和针对纠正错案推出的一系列措施,都表现出司法观念转变的良好迹象。薄熙来案的公开审理、微博直播,和判决书的详尽说理,也让人看到司法实践中改变工具性思维,使司法回归法律的努力。

  法律是现代社会秩序的根基,公民本能地希望法律是公正和可信的,希望能够把提供社会正义的任务,放心地交给司法机关。反之,如果公民对每一件重大案件,都充满质疑、追问,其付出的社会成本早晚将为公众和社会不堪承受。目前,社会舆论对司法现状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不信任,对司法机关的司法公信和审判结果不断提出质疑,正是这种不堪重负的焦虑的反映。这种焦虑既对司法权威带来挑战,却也从中可以看到公众对司法权威的渴望。

  王书金案已经落幕,但鉴于舆论仍对聂案存疑,则无论是提起法律再审程序,还是以公开回应媒体的方式,河北高院都应该以恰当的途径就聂案对公众作出说明,以化解公众的质疑。否则,如果聂案最终只能作为悬案沉入记忆,则随时都可能被唤醒,再次给司法公信带来伤害。  本报评论员 张天蔚

【浏览 次】
编 辑: lawbase
【字体型号大小: 】【颜色: 绿 】【打印】【关闭

Copyright ©1999 - 2006 lawbas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美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